新闻中心

韩国加息离别超低利率

更新时间:2021-08-29

  韩国成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第一个加息的亚洲重要经济体。韩国央行此次武断加息首先是出于国际因素的斟酌,同时也是为海内家庭负债激增跟房地产市场过热开出的“药方”。但加息也是一把双刃剑。基准利率的晋升必定带动市场利率的走高,将给因疫情扩散陷入惊慌动乱的韩国经济投下一个“炸弹”。

  去年,韩国为应答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将基准利率降至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0.5%,并维持15个月之久。这一通过逾额流动性确保经济景气宇的“超低利率时期”终于在本周落下了帷幕。

  韩国银行(央行)金融通货委员会在8月26日的货币政策方向会议上决定,将现行的0.5%基准利率上浮0.25个百分点,调至0.75%。这是韩国央行自2018年11月份之后的首次加息,历时2年零9个月。特殊是在2020年的3月份和5月份,韩国央行两次降息,两个月内累计降息幅度达到0.75个百分点。

  韩国央行此次果断加息首先是出于国际因素的考虑。近期美联储一直开释Taper(资产购买缩减)动向,向市场发出了加息周期的信号。高盛的研讨呈文认为,美联储可能会在9月份的议息会议上为缩减资产购置范围奠定基本,而后在2022年初推动该打算。而韩国央行对美联储启动Taper机会的预期更早,认为很可能会在今年11月份,于是提前出手调剂本国货币政策。市场广泛猜测,韩国央行在今年10月份或11月份还将上调一次基准利率,在明年之前使利率到达1%的程度。

  加息也是韩国央行动国内家庭负债激增和房地产市场过热开出的“药方”。韩国央行行长李柱烈屡次提到韩国国内因流动性多余引发的金融不均衡现状,并数次预报年内央即将上调基准利率。韩国央行提出的“金融不平衡”指的是债权急剧增添,资产价钱适度回升,股票、虚构货泉等高危险资产投资受到追捧等景象,以及由这些现象引发的金融稳定和实体经济不振等负面影响。

  近两年,韩国呈现了“灵牵”和“债投”等新造词。“灵牵”的意思是为了获取更多的购房贷款,不惜把灵魂也牵过来借贷;“债投”是为了参加股票牛市,不惜向银行借钱来炒股。韩国人的借债偏向导致了韩国家庭债务的大幅攀升。由于在韩语中“债”和“光”的发音雷同,韩国媒体戏称“韩国的家庭债务走出了光速”。依据韩国央行统计,在刚从前的第二季度,韩国家庭债务总额达到了1805.9万亿韩元,这已经是家庭债务总额持续第7个季度涌现增长,并在不断刷新历史纪录。

  李柱烈在7月金融通货委员会会议停止后明白指出,近期经济主体风险偏好上升,并通过借贷进行资产投资。尽管央行增强了持重性限度划定,但只有市场对低利率长期维持抱有空想,宏观稳重性制约规定也就难以从基本上克制金融不均衡现象。由此来看,韩国央行本月的加息决议也并不让人意外。

  应当留神到,加息也是一把双刃剑。基准利率的提升必然带动市场利率的走高,将给因疫情扩散陷入惊恐骚动的韩国经济投下一个“炸弹”。首先受到冲击的就是背负巨额贷款的群体。据统计,在韩国度庭债务总额中,可变利率贷款占到了60%,基准利率的提升将使这部门贷款人的利息累赘上升。据测算,基准利率提升0.5个百分点,韩国家庭贷款本钱支出将增长6万亿韩元,这无疑将在必定水平上挤压这局部人的消费支出。同时,加息带来的房地产降平和股市震动也将冲击韩国人的消费神理,对韩国经济整体上升势头带来负面影响。

  其次受到宏大冲击的人群是个体经营者。据统计,一季度韩国个体经营者的借贷余额达到831.8万亿韩元,同比增加19%,这一增幅约为同期家庭债务增幅的2倍。而且因为个体经营者受到疫情防控政策的影响最大,良多人的贷款利息增速已经超过收入增幅,面临金融状态不断恶化的风险。

  然而,韩国央行对加息后韩国经济的整体走势坚持乐观。金融通货委员会会议讲演以为,只管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不断定性仍将连续,但韩国经济的良好态势不会转变,花费者物价指数也将在一段时光内保持在2%以上。

  韩国央行还预测,韩国出口和投资仍将保持上升势头,受新冠疫苗接种速度加快和政府追加估算履行等利好影响,民间消费将重拾升势,韩国经济的恢复势头也将得以保持,央行将维持韩国经济今年4%的增长预期。

  杨 明 【编纂:田博群】